扫码加钉群 十万创业者 与你为伴

“新郑州人”故事系列报4

创新药以“高风险、高投入、高回报”著称,被医药圈儿戏称“三高”。首个国家一类创新药生产基地落户郑州航

创新药以“高风险、高投入、高回报”著称,被医药圈儿戏称“三高”。首个国家一类创新药生产基地落户郑州航空港后,改变了河南创新药产业落户的面貌。今天,“新郑州人”故事主角,郭勇,曾在成都、杭州等地潜力研发创新药20年,2018在招才引智背景下,从杭州来到郑州,成为了一名“新郑州人”。


变换的不仅是地点,还有他的身份:他从一名创新药研发者,变身创新药上市的“孵化者”,他让“三高”的创新药在郑州航空港“安家”。


郭勇在实验室


故事:20年医药专家扎根郑州航空港


郭勇,老家在辽宁,四川大学生物学毕业后,他在成都、杭州多家上市药企,从事生物药研究开发领域近20年,先后作为主要研究人员或项目总负责人参与过近十个生物一类新药的研究开发,涵盖立项调研、临床前药理毒理研究、工艺开发及放大、质量标准研究、临床申报、I/II/III期临床、新药申报注册、生产车间设计、GMP认证、上市后研究等各个阶段,在圈内颇有名气。


2018年,他被原单位鸿运华宁委派到多次寻找能合作基地,当来到郑州临空生物医药园考察后,改变了他今后生活的居住地。


“以前没来过河南,来到临空生物医药园后,有两点震撼到了我,一是政府效率奇高,比如我们1.2万平方米的园区,不到2年建成投用,这在外地至少得3年以上,港区速度效率真高;二是,园区的同事们、其他药企同行们工作效率高,这两点潜质非常符合创新药企业发展。”郭勇说。


最让郭勇满意的是,只身一人来郑后,他的妻子孩子仍在杭州,特别是孩子上小学六年级。郑州航空港实验区人才办、教育局了解到郭勇的难处后,协调孩子转到航空港实验区上学。“转学相当难,跨省更难,还是小学毕业班,港区人才办、教育部门真心帮助我们解决实际问题。”郭勇说。


转变:从创新药研发者到创新药“孵化者”


20年从业经历,多家上市药企历练,郭勇在创新药圈内颇有名气。令人颇感意外的是,他在郑州完成了身份转换:从创新药研发者变身成创新药“孵化者”,成立了郑州创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出任总经理,运营大分子药物CDMO平台。


大分子药物CDMO平台是啥?对药企有哪些利好?郭勇介绍,创新药不同一般药品、商品,具有“高风险、高投入、高回报”的特性,每一家创新药公司都在寻一个可靠的合作方。他举了个例子,某家创新药从三期临床到上市打开市场大致需要5年周期,如果全部由公司自己建厂运行,保守估计5年下来花费10个亿,而与郭勇的大分子药物CDMO平台合作,每年仅需约1个亿成本,这样整个周期下来,创新药公司只花费5亿元费用,这相当于为药企节省了5亿元。


“郑州临空生物医药园大分子中试及大规模生产服务平台符合美国FDA和中国NMPAcGMP标准的生物药研发与生产一体化CDMO服务平台,我们为生物制药企业提供大分子生物药的全流程工艺开发、中试及商业化生产CMO服务,为企业解决大分子药物开发和药物生产间的瓶颈,充分支撑产品在中、美同时进行临床试验及上市,完成研究成果全球同步转化。”郭勇这样总结在合作中的角色。


2020年7月份,大分子药物CDMO平台正式启用,郭勇的老东家鸿运华宁首先与其合作,签约6000万元;此后还有4家创新药企业与平台签单,截至目前共有5家药企合作,订单签约1.2亿元。“签约部分目前已完成8000万元,预计下半年还将有1亿元订单。”郭勇说。


集聚:“生物药之都”招揽医药专家


郑州航空港将生物医药产业视为战略产业,生物药也是继“手机”之后,第二个闪亮名片。特别是郑州临空生物医药园,是省内在建的最大规模的生命科学与生物技术研发生产创新创业基地,更是海内外人才的集聚地,被评为郑州市级和河南省级科技企业孵化器。


郭勇介绍,他的团队目前有100多人,团队骨干大多是从河南外出求学、在外地生物医药行业工作的成熟人员,他们在一线、准一线城市生活多年,遇到郑州生物医药产业大发展,毫不犹豫从省外回来。


产业兴、人才聚!截至2021年4月,临空生物医药园入驻企业23家,其中投产企业12家,获评高新技术企业3家,规上企业5家,国家科技型中小企业9家,郑州市科技型中小企业9家,郑州市“专精特新”企业2家,河南省“专精特新”企业1家,汇聚人才超600人,吸引留学归国人才22人,入选“智汇郑州1125聚才计划”项目9个,引进本科及以上人才超400人。

政策好,人才留!今年3月1号正式实施的《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条例》,从户口迁移、就医、子女教育、配偶就业、住房、薪酬待遇等方面对人才激励和培养机制进行再明确,以确保吸引和留住人才,打造成高端人才集聚的“强磁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