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加钉群 十万创业者 与你为伴

科大讯飞的B面:焦虑的AI投资狂魔

赶热点、分层次,不想错过任何的可能

6月21日,科大讯飞发布公告,拟与普通合伙人苏州科讯创业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及有限合伙人苏州天使投资引导基金、苏州恒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苏州科讯园丰天使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

其中科大讯飞以自有资金作为有限合伙人,出资5800万元,占基金总认缴出资额的29%。该基金管理人是合肥科讯创业投资管理合伙企业。

科大讯飞方面表示,希望充分利用公司的资源发掘与培育早期优质项目,构建丰富的AI产业生态。

这早已不是科大讯飞第一次在投资领域搞大动作了。在过去10多年里,科大讯飞除了是智能语音和AI龙头公司,还有不为人所注意的B面——AI投资狂魔。通过直投、创投等多重方式,科大讯飞已经有100多家被投公司了。

本文将梳理科大讯飞的投资网络,以探究:这些年来,科大讯飞投资了啥?战绩如何?

01 赶热点、分层次,不想错过任何的可能

纵观科大讯飞的投资历史,不难发现两个特点:投资方式多、投资赛道杂。

从方式上看,科大讯飞是一位多重身份捕手:科大讯飞直投+讯飞创投+讯飞云创+LP,把每个角色都体验了一遍。

从公开资料上看,2016年及之前,科大讯飞零零散散地投资了几家社交平台、机器人、云端课堂等公司。

密集的投资发生在2018年之后,其主线逐渐清晰,涉足智慧教育、智能城市、AI语音、智能汽车等领域,均与科大讯飞重点业务赛道十分吻合

例如,2019年成立的上海市大数据股份有限公司,是科大讯飞进军智能城市赛道的重要一步,它由上海保安服务集团、上海联合投资、科大讯飞、中电科投资控股等共同成立,科大讯飞出资1000万,参与数据业务。

除了直接投资,科大讯飞还有两家专业做投资的机构——讯飞创投、讯飞云创。2010年,讯飞创投平台成立,定位是“专注于智能科技及其应用创新领域投资的赋能型产业投资平台”。

从投资版图上看,讯飞创投偏好“硬科技”。

在芯片领域,讯飞创投连续3年、3轮追投知存科技,其主要产品是存算一体的AI芯片,是近年来自动驾驶、AI等领域大热的品类。2022年,讯飞创投新押注了一家天使轮公司乘翎微电子,主打电源管理芯片。除此之外,它还投过硅基麦克风芯片公司华景传感,耗资数千万RMB。

机器人及相关技术也是一大主线。讯飞创投先后参与了ROBOSEN、望圆环保的A轮融资,分别做消费级变形机器人、泳池清洗机器人;围绕机器人技术,讯飞创投则在2021年参与了仿生视觉传感技术公司锐思智芯近亿元pre-A轮融资。

讯飞云创是科大讯飞在2017年以全资持股的方式设立的投资平台,作为讯飞创投平台的直投公司,其定位是扶植技术驱动型企业。

讯飞云创的标的也有共性。它们普遍是初创公司,规模较小,融资金额少。且云创不追求控股,持股比例多在1%-3%之间。其投资赛道分布更广,不再局限于科讯的优势赛道,从网络动漫设计到游戏研发,从在线学习平台到智慧社区便民服务平台,从法律数据分析服务商到智能营销服务商,几乎遍布AI应用的每个领域。

再看LP。

自2016年起,科大讯飞就以有限合伙人(LP)的身份,出资成立了丹华基金、讯飞海河基金、合肥连山基金等多家资本服务公司。

对于科大讯飞这类上市公司来说,做LP能起到其他方式达不到的效果。比如做大资金池,增加投资标的;再例如,这些基金购买的标的往往仍在初创期,若直投很可能拖累上市公司的业绩,而做LP能分散风险,待标的增长稳定后,公司再将其买入,享受红利。

从投资节奏上看,科大讯飞可谓是“风口论”的忠实贯彻者,哪里有热点,哪里就有它的身影

2017年前后,智慧教育迎来风口,科大讯飞先后布局了视游互动、菁优网、筋斗云、新育文等新兴教育公司,扫遍云端课堂、题库平台、直播平台、校外培训等各个角落;

几乎同时,机器人赛道发展如火如荼,科大讯飞紧跟时代步伐,先后投资了教育、无人配送、医疗、养老等细分赛道终端机器人,同时还投资了机器视觉、软件开发等辅助技术;

智能汽车的风口,科大讯飞更不会错过。早在2015年,科大讯飞就投资美行科技,率先在智能网联终端试水,2020年,讯飞云创与与广汽资本共同出资成立星河智联,亲自下水参与智能座舱解决方案。今年3月,它还投资了自动驾驶玩家知行科技。种种动向,都彰显了其想要在智能汽车领域分一杯羹的愿景。

(图源:科大讯飞官网)

而近期大热的虚拟人,科大讯飞早在2018年就有所涉足,当时它用7.228万元,收买了虚拟人技术厂商奇幻科技3%的股份。

总结下来,科大讯飞通过直投布局最核心业务领域,通过两个投资公司涉足AI应用的各个赛道,再通过LP扩大投资、分散风险,不想错过任何可能。

那么问题来了,如此“广撒网”式的投资,结果如何?

02 精明与失误

寒武纪、优必选、国仪量子商汤科技,这些都是科大讯飞勤勤恳恳投资多年,挖到的独角兽。

2016年,寒武纪刚刚成立,推出了世界首款商用深度学习处理器,成为全球第一个量产商业AI芯片的公司。早在那时,科大讯飞就相中了这个“苗子”,投入400多万,持股1.19%。

短短几年,寒武纪的估值翻了十几倍,成为了AI芯片领域的独角兽,并于2020年完成了科创板IPO,市值一度突破千亿。

(图源:寒武纪官网)

2015年投资的优必选也是一例。作为集AI和人形机器人研发及销售为一体的高科技创新企业,科大讯飞在其起飞之际入股,以百万元拿到了0.25%的股份。三年后,优必选科技入选中国独角兽企业名单。

然而,这些获得资本热捧的前沿科技公司,都面临着一个共性问题——赚钱

上市两年后,寒武纪股价一路下滑,市值较上市之初蒸发近8成。这也给科大讯飞带来了麻烦。

2022年一季度,科大讯飞净利润同比下降20.57%。科大方面表示,利润下跌主要由于持股的寒武纪、三人行等因股价波动导致公允价值变动所致。根据Wind数据,寒武纪股价自2022年以来下跌40%。

优必选的近况亦不轻松。

优必选创始人周剑曾透露,C+轮融资后其估值将达100亿美金,或在2019年完成上市。然而,其C+轮融资却一直未披露,且上市计划一再推迟,至今无实质性进展。

虽然从2014年开始,优必选的营收逐年增长。但关于关于盈亏状况,优必选则闭口不谈,其是否实现盈利,仍是业界的未解之谜。

AI独角兽入冬,早已无法避免,但科大讯飞总能在独角兽们成为独角兽之前,甚至是成立之初就押注,仍能享受不少浮盈。这也是其作为“AI捕手”的精明之处。

科大讯飞的精明,还能体现在它偏好以投资的方式“拉朋友圈”。在很多次投资中,它与地方政府、国有企业或业内大厂合作,或为优质项目投资,或直接合资立项。

为了进入大数据圈,它以1.47%的比例参与成立上海大数据股份有限公司,其为大型国有控股企业,致力于成为全球领先的公共大数据管理和价值挖掘解决方案提供商。

为了进入智能家电圈,它出资1000万,与海尔、方太、澳柯玛等知名家电公司一起,成立了青岛国创智能家电研究院有限公司,进军智能家电的研发与销售。

在汽车圈,它以167万人民币共同设立的广东省智能网联汽车创新中心有限公司,与广汽集团、小马智行、广州车联网管理公司、南方电网电动汽车服务公司作为共同股东,几乎拉来了小半个广州汽车圈。

(图源:天眼查)

有政府、国企或大厂背书,至少就有了风险控制,不会像下面几个项目一样颗粒无收

2015年,科大讯飞投入1400万,与英语周报社联合成立安徽飞英数媒教育,铺开智慧教育网络;

2017年,讯飞云创出资15万投入AI家庭服务机器人公司重庆锐纳达;

2020年,讯飞云创与北京智诚律法共同创立速度在线(天津),进军智慧律师赛道……

根据天眼查数据,包括以上几家公司在内,共有12家科大讯飞曾投资的公司状态显示为“注销”。

03 万亿生态的饼难画

放眼整个资本市场,拥有分层次、多元化的全套投资体系,并且累计出手过上百次的公司并不多见,互联网大厂算一类。

人们仍能对它们的辉煌战绩如数家珍——百度苦守6年,等来爱奇艺上市,坚持5年,收割过来自快手的百亿收益;小米8年内出手了500多次,足迹踏遍交通、金融、AI、物联网、硬科技等近20个领域,据IT桔子统计,至少有30家企业已经上市、5家企业正排队IPO;比VC更像VC的腾讯,去年一年投资收益1495亿元,缔造了庞大的投资帝国......

相比之下,科大讯飞的投资成果显得有些不够看。

为数不多的几家独角兽,已经上市的商汤科技、寒武纪,持续多年活在“技术落地难”的阴影之下,而这正是困扰科大讯飞自身的最大难题;未上市的优必选、国仪量子,技术过于前沿,免不了“估值泡沫”的市场疑虑。除此之外,大部分投资散布在智慧教育、机器人、软件开发等细分领域,投资标的并非领域内龙头,体量尚小。

如果给这些投资归结出一个主线的话,那便是——帮助科大讯飞卖AI

从产业分布看,除了寒武纪、上海穹天科技两家做AI芯片的公司,其投资很少覆盖到底层技术,绝大部分分布在终端应用、C端硬件。如此布局的目的似乎在于,通过这些公司,将科大讯飞的AI能力输出到社会的角角落落

比如,2022年5月,讯飞云创花了1万块钱,购买了苏州艾特律宝1%的股份。这是一家服务于法律业同胞的智慧平台公司,企图运用深度学习、NLP、图像处理等技术,融合于律师的日常工作中,辅助生成证据链、扫描文档等工作。而这些关键技术,正是科大讯飞所擅长的。

再例如,2019年,一家为糖尿病人做信息服务平台的公司糖族部落,被科大讯飞以3万元、3%持股比例的开价“收买”。这家公司运用科大讯飞的技术和数据平台,研发了“智能分析系统”、“人脸识别系统”等多款产品,在江苏局部地区使用推广。

科大讯飞偏好的机器人投资,更能与其“软硬”配合,卖到商场、餐厅等各个角落。优必选创始人、CEO周剑曾表示,在科大讯飞入股优必选前,双方已就机器人和智能语音方面有了深入合作。接受科大讯飞战略投资后,双方将构建更全面的“软件+硬件+服务”智能机器人生态圈。

有趣的是,那些年科大讯飞自己错过的终端消费品风口,并未在投资版图中得到补足

2015年,科大讯飞与京东共同出资成立灵隆科技,进军智能音箱领域。在随后的两年里,灵隆科技推出的叮咚音箱,在小米、阿里等互联网公司疯狂的烧钱补贴大战中败下阵来,逐渐不温不火。而与智能音箱有关的公司,科大讯飞的投资版图再未涉足。

2019年兴起、2020年科大讯飞迟迟入局的TWS耳机,也未出现过相关投资案例。

“数量虽多,惊喜不多”,这大概是这些年科大讯飞投资给我们留下的印象。

这也和它现在“不上不下”的处境有关。

在B端,早在前两年,一篇刷屏的《保卫科大讯飞》一文就指出,AI大战全面打响,2016年开始,腾讯、搜狗等互联网公司,昔日还是科大讯飞重要客户,转眼间就自研AI技术,成了其竞争对手。被大厂追赶的科大讯飞,直至2016年10月才下定决心,要提供10.24亿扶植基金,用于支持平台开发者的发展。

但这仍然难与擅长“平台化战略”的互联网公司相抗衡。以百度为例,2021年底,其飞桨平台已经拥有406万开发者、创建47.6万个模型。相比之下,布局更早的讯飞开放平台,开发团队数量293万,累计对外开放449项AI能力及方案,体量仍有差距。

而在C端,科大讯飞给人的印象似乎还停留在“翻译机”、“录音笔”这类并不算大众的产品上,且竞争愈发趋于红海。要站稳脚跟,科大讯飞亟需一套成体系的生态管理方法论。

比如小米的“竹林生态”法则,就成了其在C端开路的重要帮手。根据法则,小米筛选参股不控股的公司,多来自“蚂蚁市场”,它们高度分散、没有龙头,留给小米以足够的搏杀空间。而管理企业时,小米采取双重负责制度,只拥有一票否决权而无决策权,既保证了生态链企业的决策自主性,又能够给予品牌、技术和各种供应链、渠道资源的支持,避免重大投资风险。

已经投资了上百家AI公司的科大讯飞,亦需要沉淀出一套从筛选企业到管理企业的章法,打破C端缺爆品的局面。

2021年3月,科大讯飞曾立下5年内的伟大目标——“十亿用户、千亿收入、万亿生态”。要使它不成为一张大饼,以投资拓生态,将是不可或缺的一环。在管理投资生态这件事上,科大讯飞还要加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