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加钉群 十万创业者 与你为伴

行程卡摘星,携程同程飞猪们能重新支棱起来

在2019年为GDP贡献近5%的旅游行业,似乎看到了重回当年辉煌时刻的曙光。

在2019年为GDP贡献近5%的旅游行业,似乎看到了重回当年辉煌时刻的曙光。

文 | 园长

编 | 石灿

盼望着,盼望着,行程卡的星星终于摘掉了。

三年多来,基于大数据的通信行程卡在助力科学防疫、精准施策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积极作用,也成了微信中人们离不开的两个小程序之一——另一个是健康宝。

2022年6月29日,行程卡迎来了一次去掉星号的升级,以更好地助力疫情防控工作,起到更大的积极作用。正如中国疾控中心首席流行病学家吴尊友所言,取消“星号”标记,也不再为那些可能出现的过度防疫,甚至让防疫“压倒一切”的做法,提供任何借口。

就在行程卡星号的取消的第二天,微博、小红书等社交平台,出现了不少用户直播前往曾经受行程卡星号限制无法前往的地区。很多人都成功了。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观察到,敦煌、三亚、西双版纳等网红目的地的民宿、旅拍、包车、门票从业者,朋友圈一片欢腾;也就在行程卡星号取消前后,携程、同程等旅行行业上市公司股价也迎来了一波回暖。

在2019年为GDP贡献近5%的旅游行业,似乎看到了重回当年辉煌时刻的曙光。

01

盼“摘星”久矣

迄今为止,2019年都是中国旅游业的高光时刻。那一年,旅游行业贡献了GDP的4.56%,达到了44989亿元。此后两年,文旅行业不论是出行人数还是营收规模,都未能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

此后两年,不论是旅行社、酒店景区,还是配套服务从业者都在积极“自救”,三亚、敦煌、长白山、西双版纳等国内目的地承载了游客“远途游”的需求,北京环球影城等一系列热门景区还在疫情期间“上新”,还发展出了近郊露营等颇具网红特色的新玩法。

这些亮色,让文旅产业在2020、2021年在一定范围内元气有所恢复。特别是国内游取得了较快增长,文旅部发布的统计公报显示,2021年总人次32.46亿,同比增长12.8%;收入(旅游总消费)2.92万亿元,同比增长31.0%。

2022年上半年,热门目的地游客大幅减少

 

但到了2022年上半年,文旅行业面临了新的问题:近两年赖以生存的国内游市场,也在面临着收缩的局面。

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片段,窥探近半年文旅行业是怎么过日子的。从这些细节和日常中,就能看出他们有多么渴望“摘星”。

2022年3月底,黄山市导游员协会发布了一则“采茶工招聘启事”。在游客稀少、业务暂停的背景下,当地“部分导游员生活面临困难”。当时恰逢采茶季,导游员协会为会员找到了一份就地转型的工作,包吃包住包车费,每天工资170元。还有一些导游充分发挥能说会道的职业优势,给自己找到了茶叶带货主播的工作。

2022年5月,Airbnb宣布将于7月底停止境内游房源、体验及相关预订,之后将只保留出境游业务。这家曾经服务了2500万人次的知名旅行短租公司,从此退出了中国大陆市场。根据Airbnb的说法,疫情造成其境内游业务面临着高成本的挑战。

2022年6月初,一张上海迪士尼乐园的园艺景观“肆意生长”的照片刷屏,让人想起,原来这里已经有不短的时间无人涉足;与此同期,土味英语“栓Q”走红抖音和微博,但很少有人知道,发明“栓Q”的,正是一位来自桂林的中年乡村导游,趁着这段时间做起了直播、拍起了短视频。

2020年,梁建章是当之无愧的网红企业家主播,其中多场直播都能给携程带来千万级的营收;到了2022年,直播间已经很少看到他的身影。这其中有俞敏洪带着他的老师们分走了不少流量的因素,更主要的原因是用户即便下了单,也受限于行程卡等约束出不了门。

“当前,旅游经济已经到有些脆弱的阶段了。”文旅行业媒体《旅界》创始人浩熙告诉刺猬公社。在这个时候推出行程卡摘星的政策,正是在助力几近“断粮”的文旅从业者走出被“层层加码”的状态,早日实现业务的重启。

当前,文旅行业不少从业者要么当前处于待业状态,要么已经离开该行业。他们对于政策变化非常敏感,不论是旅游产品的研发还是执行层面的落地,这类实体服务业都颇为依赖行程卡带来的人员流动。一旦自己或者游客的行程卡出现异常,文旅从业者要承担的责任和风险要超出常人所想。

刺猬公社发现,最近一段时间,不少旅游人会在小红书、抖音快手和朋友圈,发布在景区拍摄的视频,期待能用内容为游客种草。他们非常渴望旅游业迎来新发展阶段。

02

等待“从废墟中崛起”

浩熙向刺猬公社分析,虽然在短期内仍有政策落实的问题,但从长远来看,行程码摘星对于文旅行业而言是一个重大利好。这有助于全国统一标准,减少游客出行所面临的不确定性。

百度发布的热门搜索景区排行

 

互联网平台上的搜索数据很快就证实了这个判断。同程旅行大数据显示,消息发布半小时内,平台机票搜索量较前日同一时段上涨180%,酒店搜索量较前日同一时段上涨220%;去哪儿平台上的国际机票搜索量瞬间翻倍,是近两年以来的最高值。

从数据上看,旅游业实打实地经历了至暗时刻。疫情反复、跨省出游暂停,2022年五一期间的全国旅游收入相比2021年下降了42.9%,旅行人次同比减少了30.2%,景区、客运、酒店等业态同样低迷,活下去成了文旅从业者必须面对的问题。

2022年第一季度数据国内旅游人次同比下降

 

根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公布的旅游经济运营综合指数,2022年第一季度旅游企业信心已经滑落到三年疫情以来的低点。在这个文旅企业急需提振信心的时刻,这个时候调整行程卡的星号机制,无异于为文旅企业注入了“活下去”的能量。

中新经纬引用同程研究院首席研究员程超功的观点,称:“行程卡取消星号标记后,人们出行、出游所要遵守的防疫政策将实现真正的全国一个规则、一把尺子,可以有效规避基于行程卡星号标记的层层加码和一刀切现象,从而让人们在防控常态化之下的出行、出游更加便利。”

特别是对于三亚、敦煌、西双版纳等“长途”目的地,行程码摘星的利好,要大于城市周边的民宿和短途目的地。

在行程码“摘星”前的一个周末,界面新闻就报道称全国飞赴海南的客流量环比上周末几乎翻番,酒店预订量甚至超过2019年同期。而夏天向来是海南旅游的淡季。可以预见,在行程码星号等限制取消之后,大城市居民积蓄已久的“放风”“透气”需求,将迎来一次集中释放,而三亚、西双版纳等两年来持续火热的国内游目的地,可以更好地承接其需求。

而对于短途的城市周边游,即使在2022年上半年,疫情形势比较复杂的情况下,也起到了为旅游行业“续命”的作用。“摘星”后,人们的出游变得更为便利,周边游的需求也将得到进一步带动。

从互联网文旅行业上市公司的角度看,摘星更是一件值得欢欣鼓舞的事情。在发布2022年第一节度财报后的电话会上,携程管理层披露,6月下旬,国内整体机票订单环比上个月同期增长超过80%;过去两周,国内酒店预订量超过2019年水平。

叠加“摘星”带来的利好,携程、同城们的国内业务将迎来增长的确定性变得越发坚实。

03

何时收复半壁江山

行程卡“摘星”的前一天,6月28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印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九版)》,距离其上一次更新,已经过去了一年多。

在这次更新中,入境人员和密切接触者的隔离时间由“14+7”调整为“7+3”,还对封管控区和中高风险区划定标准、不同场景下区域核酸检测策略进行了统一规定。

对于文旅行业而言,减少入境者的隔离时间意味着出境游“可以期待一下”。

2021年,中国旅行社组织的出境游仅为1.90万人天,大约是2019年的千分之一。一个市场规模数千亿的市场,几近凭空消失。而这种情况。同样普遍存在于日本等国家。但在最近,一些国家正在取消出境游的限制,日本各大旅游公司就在2022年4月相继重启了出境游业务。

行程卡“摘星”和隔离时间缩短的“联动”,体现出精准防控之下积极连接、开放的趋势。在这一背景下,占据旅游行业半壁江山的出境游市场也有望迎来复苏。

蛰伏了3年多的文旅行业,时刻都在为境外游的回归做准备。比如携程就在疫情期间持续投入海外业务,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其国际平台机票预订量同比增长超270%,Trip.com海外市场本地酒店预订较2019年同比增长超200%。

和文旅行业的密切相连的三大行业——航空、景区酒店和免税,也将同时受惠于行程卡摘星等新政策。

行程卡星号取消的第二天,6月30日,A股、港股的航空公司和机场股票迎来了一次集体上涨,A股的深圳机场涨超6%、港股的北京首都机场上涨超4%。有研究机构认为,疫情对于航空市场的冲击拐点已至,随着被抑制的出行需求快速恢复,需求确定性的增加将让航空行业迎来成长周期。

同样在6月30日,东北证券发布研报,预计三季度景区经营及旅游市场情况将持续改善,2022年下半年或将迎来反弹,建议投资者关注拥有古北水镇、乌镇两大优质景区资源的上市公司中青旅。在2021年,A股上市的15家景区公司中,只有7家实现了盈利。这种情况,也将随着防疫政策优化带来的旅游业复苏得以扭转。

免税行业同样和文旅同呼吸共命运,免税店一般和旅游景区、机场等场景结合得相当紧密。而得益于游客人数和旅行频次的提升,承担促进消费回流、提振消费重任的免税行业也将迎来回暖。弗若斯特沙利文预计,2022年和2023年我国免税市场销售额将达到944亿元和1385亿元,同比增速达67.48%和46.7%。随着国内旅游行业的复苏,免税市场也将有望接近预期规模。

随着行程卡的摘星升级和进入更加注重精准防控的新阶段,游客回来了,出行更频密了,文旅行业也将迎来属于自己的火热夏天。正如梁建章在前不久的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上所说,“随着旅行限制的进一步解除,中国市场恢复趋势可期,旅游业未来依然大有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