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云创新中心 > 创业资讯 > 今年,我们正式砍掉TMT组

今年,我们正式砍掉TMT组

纪桂子刘全 · 投资界 2022-05-30 343
摘要:就连跟TMT绑定很深的三个字——新经济,也已经很少有人再提。

这一幕还是来了。

“内部酝酿了很久,直至今年3月份我们开始募集新基金,TMT组正式做了调整。”孟飞,任职于北京一家成立6年的VC机构,公司早年以TMT风格为人熟知——核心骨干主要来自互联网大厂和头部美元基金,第一期基金募的是美元。目前,老大带队在募集一只医疗健康基金。

无独有偶,负责华南某政府引导基金遴选工作的张琳,也分享了一个相似的观察——今年所收到的形形色色募资PPT里,此前大多提及的TMT投资方向渐渐不见了踪影。她印象最深刻是一家知名美元基金,最近对方的人民币募资PPT直接去掉了所有TMT相关字眼。

“移动互联网项目肉眼可见地枯竭,我们内部从2019年就开始淡化TMT色彩。”北京某知名VC一位员工坦言,TMT的字面概念很大,涉及的范畴很广,但我们常常谈到的TMT主要是互联网方向,比如从BAT到字节跳动、美团、滴滴等,“取而代之的是,现在有另一个近似的表述——数字经济”。

曾几何时,无VC不投TMT。回顾中国风投史,美元基金的回报神话往往和TMT紧紧连在一起。时过境迁,环境变了,昔日那些擅长TMT的投资人,如今悄然看起了半导体、合成生物甚至去新加坡找Web 3项目,散落天涯。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3到5年就能跑出一只超级独角兽,然后赴美IPO敲钟走上人生巅峰。现在,其他赛道很难复制TMT项目的路径。”伴随着TMT组消失的,还有中国创投那个超高回报神话时代。

最辉煌一幕:

曾经,中国投资回报最高是TMT

过去十年,TMT在中国创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

所谓TMT,很长时间内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领域投资机会的代名词,指代Technology(科技),Media(媒体),Telecom(通讯)。虽然这一概念定义宽泛、边界模糊,但它包裹着真金白银,成为了当仁不让的“VC最佳造富神话”。

故事大家都很熟悉,如Naspers投资腾讯,孙正义投资阿里,高瓴、徐新投资京东,红杉投资美团,SIG投资字节跳动,五源投资小米,高榕投资拼多多,DCM投资快手……案例一抓一大把。

时间回到2014年,阿里、京东、微博、猎豹移动、陌陌等互联网公司刚刚上市,美元基金赚得盆满钵满。当人民币基金还在埋头看制造业、传统行业,凭借着互联网公司的明星效应,TMT投资人站上了舞台中央。

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4年一季度VC在TMT的投资案例占比达到了70%,金额上占比也接近70%。彼时,一句调侃在圈内流传甚广:不投TMT都不叫VC。

造富效应立竿见影,无数新鲜血液开始投身创投行业。2015年春天,林元刚刚从海外留学毕业回国,就懵懂地加入北京一家创业服务机构。那段日子,他成为同学中“混得最好的”——仅凭着大学期间制作课堂作业的PPT水平,在短短2个月内就帮助3个TMT项目拿到了融资。

其中最快成交的项目,是上午刚刚路演完,下午某知名投资人现场打开电脑插上网银U盾,转账500万元到创始人个人账户即完成了交割。

还没有过试用期的林元,迅速成为了全公司的融资顾问线的“top sales”,有了跟CEO直接探讨业务的机会。他内心也随着市场“膨胀了”,“我说不定也能成为孙正义,找到自己人生中的阿里巴巴”,他想。

从2015年开始,互联网创业大潮掀起了一波高潮。除了以TMD(头条、美团、滴滴)为代表的互联网小巨头一路高歌猛进,移动互联网草根创业氛围同样浓厚。林元记得,当所在的FA融资团队一度扩张到近100人,除了20个看医疗,剩下的几乎都看TMT,市场热火烹油。

当时某一线机构大佬在演讲中坦言,我现在最焦虑的是什么呢?就是抓不住下一个百度、下一个腾讯、下一个阿里巴巴,如果我们抓不到这一小撮伟大的公司,N多年之后,五年、十年之后,我们基金一定会有可能赚很多的钱,但我就觉得会非常非常的窝囊,这是我现在唯一的目标。

正如五源资本刘芹曾提到,“过去全世界最高 ROI(投资回报率)的经济体是中国,中国最高 ROI 的行业是 TMT。一个基金合伙人曾问我,‘过去十几年里,有哪一个我们知道的基金不挣钱?’”

然而如今,一切对TMT投资的想象都成为了历史。

90后VC感叹:

留给我们的结构性机会消失了

“留给我们的结构性机会没有了”。2016年正式入行,目前在某头部机构看To C方向的林元感叹,最好是2012年,或者是2014年入行,头部的公司基本上闭着眼睛至少能砸中一个。

这是TMT赛道落寞的共识。不久前,某VC创始人写文章表达过类似的观点:

如果投资人的职业生涯是在2000-2010年,那么你有机会抓住两家超级巨无霸,分别是腾讯和阿里;如果你出现在2010-2015年,依然可以抓住千亿美金级别的企业。如果你是在2016年之后进入VC这个领域,那么很抱歉,你能抓住顶级项目的机会微乎其微,不是你不够努力,而是timing不对了。

换句话说,投资中国互联网公司的VC/PE一度赶上了好时代。技术的革新推动了智能终端应用的发展,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万物互联,一个又一个巨头拔地而起。而在环境充分的条件下,一批美元基金脱颖而出。他们凭借着独到的眼光、大笔的资金和果断决策与执行在大公司爆发前夜抓住了机会。

然而时至今日,成功占领人们生活的互联网公司大多数已经上市,并从无边界的扩张走向收缩,目前步入了下行周期。

App Growing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互联网广告收入同比增长9.32%,5年来增速首次跌破10%。不止增长放缓,大厂裁员的消息也接二连三。网友称,2022年成为了互联网打工人毕业元年。

那么,告别TMT的迹象始于何时?投资界与多位过去参与美团、字节跳动、拼多多、B站的投资人沟通,大家不约而同地提到一个时间节点——2019年前后。“大约从2019年开始,我们开始明显减少TMT项目投资数量”。北京一家知名双币基金投资人徐杰回忆。

在徐杰的印象中,内部第一批TMT投资人转到了新消费方向。“一是相比半导体、医疗健康而言,新消费门槛较低;二是TMT与新消费在流量上很有多共同之处。”

因此,我们看到了不少头部美元基金大举杀入新消费,打法与移动互联网时代如出一辙——决策快,敢给高估值。美元基金的明星效应立竿见影,此后无论美元基金还是人民币基金都涌入新消费,热闹非凡。

更关键的是,他们把TMT行业以资本驱动的方法带到了消费行业,互联网的流量风暴席卷新消费创始人。所以,一个个新消费独角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诞生。

然而好景不长。TMT那波转投新消费的投资人成为新消费赛道门口的野蛮人,最后的结果有目共睹:没有经过周期检验的TMT打法在新消费赛道失灵了,新消费估值泡沫令人咋舌,留下了一地鸡毛。

2019年,中国创投史上还迎来一个里程碑——科创板登场,自此硬科技掀起了IPO浪潮。彼时,另一波TMT投资人则转战并不性感的制造业。

2021年初,北极光创投合伙人黄河疾呼,硬科技赛道正经历一次史无前例的大泡沫。背后原因之一,是有很多互联网出身的投资人带着固有的互联网思维进入制造业。

制造业不同于互联网行业,由于其toB的特性,先天就快不起来,这是从商业侧而言;从技术产品成熟过程看,也要遵循客观规律,要经过多次和客户之间的反复迭代,才可能稳定成熟。这一切都需要时间,不是靠堆钱堆人可以大幅加速这个过程的。

所以,试图在企业早期依靠密集资本投入来快速制造一个行业龙头的想法在制造业是完全行不通的,这样失败的例子比比皆是。黄河直言,对于大多数转行到制造业的互联网投资人来说,固有的思维模式会让他们习惯性用之前的打法对待新行业,高估值、大额资金投向原行业标准认为的好企业,试图复现互联网行业的投资特征,而这在制造业投资,失败是大概率事件。

TMT投资人去哪儿?

他们开始投Web3、新能源

进入2022年,国内投资人越来越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平台型机会不太可能出现了。

回想TMT时代,无论是电商团购还是社交软件,大都遵循着“赢者通吃、剩者为王”的逻辑,比得是谁能更快的吃下更多的市场份额。但如今,经历了反垄断风暴,崭新巨无霸互联网公司诞生的机会越来越小。

“现在可以十分笃定的方向,还是硬科技。”不止一位美元基金投资人表示。因此,在移动互联时期崛起的一线美元基金和投资人纷纷在押注芯片、自动驾驶、医疗、新能源等等方向。

尤其今年新能源方向火爆,也能常常看到TMT投资人身影出现在动力电池、新材料等能源项目上。此前曾有人调侃,“VC一半在看新能源,一半在看合成生物。”

案例是最好的说明。看看芯片领域的“当红炸子鸡”壁仞科技。壁仞科技由商汤科技总裁张文在2019年创办,主攻GPU,成立2年估值一度高达120亿元。据媒体报道,2019年夏天,启明创投给了张文第一笔钱,2020年,高榕资本曾投资壁仞科技Pre-B轮,2021年,源码资本、BAI资本曾参投B轮。

过去启明创投的代表案例是小米、B站、大众点评等,高榕资本是拼多多的投资人,源码资本曾投资字节跳动、美团、贝壳等,BAI资本则曾投资易车、摩拜单车等公司。总而言之,个个明星互联网公司身后都有他们的身影。但如今,被寄予成为“中国英伟达”的公司变成了他们看好的对象。

TMT投资人的足迹遍及各行各业。投资京东、唯品会、美团等公司的徐新投资了自动驾驶领域的明星公司地平线。2020年,地平线1.5亿美元融资,今日资本在列。

2021年8月,女娲生命天使轮融资,紧接着又在同年11月成功完成天使加轮融资。这两轮融资由觉资投资、金晟资本等投资,而觉资投资正是天使投资人王刚创立的家族办公室基金,此前王刚最知名的标签是滴滴天使投资人。

某种程度上,人们印象中的TMT基金和投资人渐渐褪去了这一层醒目的标签,如知名TMT投资人朱啸虎也开始为企业服务、元宇宙站台。

有人向左,有人向右。

“当年投TMT的那波朋友,开始去新加坡看web3项目了。”深圳某VC投资人透露,身边一些美元基金朋友,原本大多都有丰富的海外求学和生活背景,今年不少人选择出海——要么在东南亚寻找消费互联网项目,要么去新加坡看看web3。

不久前,新加坡 Web3 技术初创公司 NodeReal 获得一笔 1600 万美元的 A 轮融资,由云九资本领投。而Web3最受瞩目的独角兽 CertiK,身后出现不少中国VC的身影。

要么转赛道,要么转行——这是中国创投史上又一个分水岭。

(孟飞、张琳、林元、徐杰为化名)

本文转自投资界,如需转载请至投资界官网申请授权。


2022春季创业节

到访会场最高领2500元猫超卡

云产品5折券、200+创业资源免费领

点击快速直达:2022春季创业节

image.png

版权声明: 创新中心创新赋能平台中,除来源为“创新中心”的文章外,其余文章均来自所标注的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方所有,且已获得相关授权,创新中心「创业资讯」平台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平台中有涉嫌侵权的内容,可填写「投诉表单」进行举报,一经查实,本平台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